<span id="9rjxj"></span><span id="9rjxj"></span>
<span id="9rjxj"></span>
<span id="9rjxj"></span><strike id="9rjxj"></strike>
<th id="9rjxj"></th>
<strike id="9rjxj"></strike>
<span id="9rjxj"></span><del id="9rjxj"></del><strike id="9rjxj"></strike>
<span id="9rjxj"></span>
<noframes id="9rjxj"><progress id="9rjxj"><noframes id="9rjxj">
嘉善:从“行洪通道”到“生态廊道”——一条“母亲河”奏响生态文明建设交响曲
时间:2019-01-04    

?#27597;?#24320;放40年,犹如一条大河,不舍昼夜地奔腾,润泽着大地。站在岁月的闸站上回望,总能感受到深沉而昂扬的力量。
  一路艰辛,一路发展。悠悠太浦河,从开挖通航、防汛泄洪,到引江济太,后华丽转身成哺育一方的母亲河,再到如今的生态廊道,这条1.53公里的善城生命之源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。诚信仁笃,尚善若水的信念,在一代又一代嘉善人身上?#26377;?#30528;。
第一乐章:一根扁担,两只土40天磨砺筑起行洪通道
  “‘一根扁担,两只土,手挖肩挑,白天干了一天,夜里还挑灯夜战。少数工地上还铺上了木轨道,用小木车运土,算当时的机械化了”——彼时人山人海、热火朝天的太浦河开凿场面虽无法重现,但从今年72岁郁惠英的回忆中,仍能隐隐窥探一二。
  作为姚庄镇银水庙村村民,郁惠英和所有村民一样,对水患之苦记忆犹新。因为地势低洼,只要连着下上几天大雨,几乎家?#19968;?#25143;家里都会漫进水来。郁惠英记得,每每此时,时?#26410;?#22919;女主任的她总要挨家挨户去?#27739;?#37324;的孤寡老人接到村部来,确保他们的平安,而村民们的农田自然难以逃脱这一轮回。
  19911124日,太浦河嘉善段正式开挖,全县出动民工2.5万人,驻浙部队数千名官兵前来参战,一腔腔的执着热血凝聚成一把把利刃,誓要破除水患之苦的历史难题,为后人造福。为开挖工人烧水备饭、组织村民搭建旱厕、腾出休息场所……看着河道一天天现出雏形,时?#25105;?#27700;庙村团支部书记、民兵连长的谢君荣笑逐颜开地奔走在太浦河开挖的后方。
  1991121日至1992112日,太浦河工程人工开挖段河道历时43天,完成土方68.47万立方米,之后又完成了土方水下挖填、浆砌3个枢纽和节制闸、套闸等配套工程,总投资1.4亿元。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太浦河也不是一日汇聚的。直到2000年,这条1.53公里的河段才基本成型,其兼有防洪、排涝、供水、灌溉、航运、改善水环境等多种功能,成为一道亮丽风景线。

第二乐章:人工河变身水源地,涓涓清源滋养一方百姓
  如今,大家早已经习惯一打开水龙头就能获取清洁的生活?#30431;?#32763;开嘉善的供水地图,一条太浦河横跨嘉善北部,南北两个水厂就像两个心脏,从太浦河源源不断地取水,经过一道又一道的深处理程序,再通过一、二、三级管网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输送向全县各个角落。
  水好,树自然也长得好。”64岁的谢君荣如今已退休,靠着在太浦河边种植的橘子树、?#38138;?#26641;,一年收入能有一万多元。太浦河成为水源地后,我们村里300多名失地农民还领上了养老金,日子过得不错。在他看来,太浦河这独一无二的水源地不仅解决了嘉善人民?#20154;⒂盟?#38590;的困境,也终止了曾经疯狂开采地下水的自掘坟墓行为。
  曾几何时,尾随经济发展而来的是越来越严重的地表水污染问题,水乡嘉善被戴上了水质性缺水的帽子。上世纪80年代,嘉善开始改水,全县以镇或片或村为单?#29615;?#32439;筑水塔、打深井,年复一年过量开采地下水饮用,形成了水体污染——水质性缺水——过度开采地下水——地面沉降的恶性循环,?#20154;?#38382;题成了全县的大事。
  20067月,我县启动了建国以来最大民生工程——嘉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,历时3年多,彻?#36164;?#29616;了同源、同网、同质、同价的城乡一体化集中供水,从根本上彻底解决了困扰嘉善发展的瓶颈问题,城乡之间的界限也逐渐消融。这片26平?#28966;?#37324;的太浦河饮?#30431;?#27700;源地承担起了嘉善、平湖两地上百万人口的饮?#30431;?#20379;应任务。
第三乐章:区域联动?#19981;?/font>“母亲河,碧水清源为子孙留白
  洪水灾害虽已渐行渐远,水环境问题却接踵而来。随着工业化、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,太浦河沿线水生态环境开?#27982;?#20020;各种严峻挑战。光阴轮替,谁能想到,勤劳?#33108;?#30340;嘉善人再次开启了一场关于太浦河的攻坚战,共同守护?#32570;?#29992;血汗创下的工程大?#25285;?#19968;曲保卫太浦河的治水合奏响遏行云,当年众志成城之势复现。

2012422,位于太浦河水源地保护区内的银水庙村,由老党员潘根龙发起号召,自发组建了老党员水源地义务巡查队,连续7年每周巡查太浦河长白荡水源地周边污染源。村民们也纷纷参与其中,严格执行太浦河长白荡饮?#30431;?#27700;源地保护区巡查制度,落实部门、镇(村)、物管公司的立体式巡查机制,秉持保护碧水清源、?#33108;?#19968;方水土的信念与精神。
  201411月以来,太浦河取水口水质连续保持类及以上,水质达标率达到100%,属嘉兴市首个饮?#30431;?#27700;源水质百分百达标的地区;在浙江?#24895;?#22320;2017年度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作的考核中,嘉善成为嘉?#23435;?#21439;(市)两区中唯一上榜的省级优秀生”……这是江浙沪两省一市的牵手结晶
  太浦河水情牵江浙沪,长三角跨区域环保协同现雏形。3年前,借助太浦河取水口和金泽水库建设机遇,我县和上海开展了饮?#30431;?#27700;源地保护省?#24066;?#20316;和备?#30431;?#28304;共享合作的尝试。与此同时,我县积极推进上中下游和左右岸一体化生态保护,积极探索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生态环境协同保护治理机制。
  如今,1.53公里太浦河波澜壮阔,2480亩长白荡烟波浩渺,碧水与白鹭相映,河湖共长天一色,成为嘉善典型的湿地生态,涓涓清源滋润着嘉善百姓的甜美生活。未来,人们有理?#19978;?#20449;,太浦河将变为集水体保护、防汛水运、生态休闲于一体的生态廊道,再次成为嘉善人民的?#26223;痢?/font>

责任编辑: 张建平
read_image.png
QQ图片20160914171303.png